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通知公告:
香港
塞舌尔
马绍尔
萨摩亚
新西兰
英国
美国
百慕达
英属维京群岛
开曼
新加坡
安圭拉
行业热点
公司新闻
通知公告
客户心声节选
注册香港公司查询
香港税务局查询
香港商标注册查询
香港商业登记证书查询
英国公司注册查询
行业热点 您当前位置:资讯中心 > 行业热点

亚投行或将重塑全球金融格局

   亚投行或将重塑全球金融格局

    财政部最新发布的消息显示,4月15日,经现有意向创始成员国同意,瑞典、以色列、南非、阿塞拜疆、冰岛、葡萄牙、波兰正式成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以下简称: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截至目前,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全部确定,为57个。它将是继世界银行、欧洲投资银行、亚洲开发银行和泛美开发银行之后的第五大国际开发银行。
    瑞穗证券亚洲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认为,亚投行的影响已远远超出了区域性投资银行的范畴,有望对现有全球金融秩序造成影响。
    环球华商协会执行主席柴松献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亚投行将开启中国金融外交新常态。亚投行体现了中国尝试在外交战略中发挥资本在国际金融中的力量,同时也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制度保障,有利于人民币“出海”。
    正如原国家外经贸部副部长龙永图所说:中国筹建亚投行从来没讲过挑战现在金融体系,我们只想使这个体系变得更加公平,更加有活力,更加能够满足整个国际社会对金融和资金的需求。
    众所周知,世界银行成立于1945年,统治世界已长达70年。由于西方国家拥有经济游戏规则的主导权,所以世界银行在对新兴市场基础建设投资时,往往会附加很多利于西方国家的要求,比如要求借款国实行私有化、对外开放、货币自由兑换、财政紧缩、降低赤字率,同时政治要透明,在人权、劳工保护、环保等方面也有要求,这被一些发展中国家理解为“附加条件”,导致其较难获得贷款,让基建资金缺口进一步放大。而亚投行的基本使命是向亚洲地区的开发项目提供融资。之前的这种角色,传统上是由美国主导的世界银行和美日共同主导的亚洲开发银行扮演。
    同时,这些早期建立的金融机构也出现了一定的官僚化症状,增加新的竞争已经迫在眉睫。
    柴松献认为,从这个意义上说,亚投行的诞生打破了美国在世界金融领域一统天下的局面。亚投行正如同一条“鲶鱼”,将给国际金融秩序输入新鲜力量。
    首先,在遵守国际通行惯例与合理规则的前提下,亚投行将维护发达国家利益的不合理规定和计算方法,推出以各国相互尊重为主旨的中国版世界金融新规则、新秩序。例如,各国在亚投行的投资权重将以GDP为主要依据。
    其次,世界金融治理格局改变不可阻挡。经过战后70年的发展,随着新兴经济体的崛起,世界力量对比已发生根本性的改变。然而,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并不能反映这种变化,中国和其他新兴经济体国家在两行的话语权和投票权依然受到限制。另外,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主要是从事扶贫、环境保护等事宜,而对用于基础设施的投资却十分有限,中国自立门户,成立亚投行正好弥补这个空缺。
    最后,亚投行将成为世界银行和亚开行两大银行的重要补充。据亚开行代表的说法,世界银行和亚开行目前每年能够给亚洲的资金大概只有200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的数额也仅为这些资金的40%-50%,杯水车薪而已。另据亚洲开发银行预测,2010年至2020年期间,亚洲各国的基础设施投资需求达8万亿美元,另需约3000亿美元用于区域性基础设施建设。但亚洲地区一些国家受国力影响,国内财政无法满足基础设施建设的庞大资金需求,这就出现了缺口。
    亚投行的使命就是填补这个缺口。面对亚洲地区庞大的基础设施建设需求,英国不顾美国的阻挠,加入亚投行,这是利益驱动下的决定,旨在共享亚洲发展红利。
    台湾省“中央研究院”院士朱云汉表示,美国一开始就排斥由中国主导的亚投行,并游说其他国家不要参加,但继英国之后,德国、法国、意大利也相继加入,美国这四个传统盟友未与美国商量就作出此决定,这表明世界已经跨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正如英国“观察者网”专栏作者罗思义所言,美国未能说服其盟国抵制亚投行,显示了中国外交政策核心方针的“双赢”,即理念的优越性,以及美国新保守主义“零和”理念的过时。
    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对外经济研究所专家张建平也认为,从长远来看,亚投行的顺利推进将加速区域互联互通和经济发展。域外国家加入亚投行,将能够从亚太地区更高的区域增长和更大的市场空间中受益。此外,以创始成员国的身份加入或可谋得更多话语权,这对发达国家来说也是一件乐事。
    欧洲国家不愿意错过亚洲经济发展的快车,愿意参与亚洲的基础设施投资,因为他们不仅能获得投资利润上的收益,还会为欧洲企业争得更多的亚洲基础设施建设的市场。这是一个典型的双赢游戏。另外,这些欧洲国家参与亚投行,无疑给亚投行带来了更好的声誉,既为亚投行的资本扩大作出了贡献,也能为将来亚投行的治理提供更好的参照和监督。
    朱云汉认为,中国的兴起带动全球秩序重组,中国带领发展中国家选择性接受西方的游戏规则,也带动非西方国家的崛起,特别是习近平启动“一带一路”大战略后,重塑全球经济格局,“欧亚印度洋过去1700年是人类经济活动枢纽,在拉丁美洲被葡萄牙、西班牙和英国等殖民,重心转至大西洋,美国在二战后一枝独秀,改以太平洋为重,现在重新回到以欧亚印度洋为中心的新局面。”
    种种迹象表明,亚投行的建立以及之前成立的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是世界力量对比发生深刻变化的必然结果,标志着世界金融体系正在发生变化。中国亚投行的运作成功,除了国内、国际两方面的现实经济意义,更是中国在国际大舞台追求话语权、发挥影响力向前迈进的重要一步。

美国能否“改弦更张”加入亚投行?

    事实上,中国在宣布筹建亚投行伊始,就给美国发出了邀请函。美国不仅拒绝,还劝阻其在欧洲和亚太地区的盟友不要加入亚投行。美国认为:亚投行将挑战美国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领导力,可能会与由它所主导的世界银行相互竞争。
    针对美国对亚投行治理结构、中国在其中的主导作用等表达的质疑,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高级研究员乔纳森·波拉克表示反对。
    在他看来,如果美国等国家选择避而远之,亚投行又该如何向他们证明自己的竞争力和可靠性呢?英国也许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在这个问题上同美国分道扬镳。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前所长伯格斯滕撰文指出,美国政府应当“改弦更张”,选择加入亚投行,并说服国会支持其向亚投行出资,“美国还应该鼓励世界银行等现有多边金融合作机构与亚投行紧密合作,这样亚投行就能在全球经济中扮演一个积极的角色。”
    然而,改弦更张对美国来说绝非易事。
    但耐人寻味的是,前美国财政部部长保尔森(Henry Paulson)在当地时间4月13日表示,美国不应敌视亚投行,而是应该支持亚投行的成立以使其能够同国际标准接轨,他还建议美国可以以观察国的身份加入亚投行。
    美国副国务卿温迪·舍曼日前也表示,多边银行对亚洲各国的发展起着重要作用,美国欢迎由中国倡议设立的亚投行,当然也留下一个尾巴,即“要符合类似国际机构的标准”。美国从几个月前的搅局,转而到有条件的支持,其政策显然正在改变。
    澳大利亚智库“独立研究中心”(CIS)外交政策研究员本杰明·赫斯科维奇预计,美国最终会低调地收起对亚投行的敌意,并可能在适当的时候选择加入。
    亚投行多边临时秘书处秘书长金立群近日公开表示,“欢迎美国加入进来与我们共事”。
    或许,美国很可能以后找机会与亚投行合作,挽回点颜面,与美国一样未参与亚投行的日本也一样。若真能如此,将对各方都有利。

企业迎来新机遇

    亚洲开发银行的统计数据显示,到 2020年,亚洲各国国内基础设施投资合计约需8万亿美元,是难得的投资机会。那么,亚投行将给企业带来何种机遇、何种投资回报?
    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表示,申请加入亚投行将给英国和亚洲的共同投资和成长创造宝贵的机遇,“为英国企业创造投资全球增长最快地区的最好机会”。
    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上具有比较强的实力和经验,中国企业将在引领金融外交新常态方面扮演重要角色。在法国马赛Kedge商学院中国区主管王华看来,就中企而言,有些是直接受益,有些则是间接受益。由于亚投行是国家战略,对钢铁、水泥、建筑、机械等企业都是重大利好,这在央企、国企上体现得更为明显,非公企业的直接利益在短期内还无法体现。
    野村证券认为,亚投行在中国扩大对外投资过程中扮演非常重要而积极的角色。亚投行通过亚洲基础设施建设资金投入,既为民营基建企业打开基础设施项目进入通道,又能较好地为民营基建企业提供公平待遇的庇护和支持。特别是当前“一带一路”国家发展战略的实施,为民营基建企业“走出去”带来大好契机。
    苏州市君悦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马汝军一直关注亚投行和“一带一路”的最新发展。他说,君悦集团生产的保温隔热材料正朝着高效、节能、薄层、隔热、防水外护一体化方向发展,正在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洽谈合作事宜。未来,亚投行向“一带一路”国家提供的资金支持,将不再是一个国家的行为,而是所有参与亚投行国家的共同行为。被投资国的政治、经济、社会等受到的外部力量干预将大大减少。中国企业在承担“一带一路”建设工程时,或是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企业合作时,将有效避免单一资本带来的巨大风险。另外,亚投行是一个开放、包容的多边机构,不仅是对地区和世界多边开发体系的有益补充,也是实施“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的必由途径,亚投行与“一带一路”的有机融合将拉开中国企业对外投资的新时代。

亚投行成员国将讨论股权结构

    据英国路透社网站4月14日报道,一位了解情况的印度政府官员表示,亚投行成员将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会议的间隙开会。印度是最早加入亚投行的几个国家之一。
    消息人士称,根据提议中的股权结构,中国在其主导成立的亚投行中可能拥有极大的影响力。亚投行成员国本周可能在华盛顿的会议上对该行股权结构展开讨论。
    中国提议由亚洲国家掌握亚投行四分之三的股权,这比单纯按照经济总量权重决定的总持股比例要高,因为德国、法国、英国和意大利等欧洲大国也是成员国。
    两名日本的消息人士称,根据这一提议,每个亚洲成员国都可以根据其经济规模,在这75%的配额中分得一杯羹;而中国则将成为亚投行中影响最大的单一成员。
    消息人士称,中国已经向日本提供了有关亚投行的大致细节,以争取日本的加入。不过日本政府仍未作出加入的承诺,因其亲密盟友美国已敦促各国对亚投行保持警惕。
    “以国内生产总值(GDP)规模计,世界排名第一和第三的国家(即美国和日本)没有加入,则中国将有势不可挡的份额和发言权,”一日本官员说,“没有国家能挑战中国。日本如果加入,将会有相当大的影响力。”
    中国财政部未立即回复置评请求。

 
下一篇:《亚投行协定》签署 世界金融中心正转向东方
上一篇:内地公司到香港上市的条件
累计成功注册海外公司超过10万家,特有一站式离岸公司注册服务,咨询电话:0411-82518156/82518356 | 关于我们 | 留言咨询 | 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香港兴业会计事务所有限公司 信息产业部ICP网站备案:辽ICP备10015837号 技术支持:新图闻科技  
在线客服